咖啡山

早报 | 201-12-19

给人印象很深的是,有些坟墓看来很新。武吉布朗墓园关闭已数十年,但许多人还是关心自家人在这里的祖坟,定期修葺。咖啡山是新加坡华人历史的一个板块,但也是属于生者的……

近来报章常说到咖啡山,相关的争论我早已注意到,但一直没有自己去看看;奇怪——咖啡山地处哪里我大约知道,离我家也并不远,但未曾知道山中尚有路径,从车窗看,只能见到一片莽林。

从报上得知,围绕武吉布朗(即咖啡山)那场议论的活跃分子,亦有国大历史系的同事,因此向她打听讯息,上个周末就动身,用自己的眼睛看看。

在网上找到了咖啡山的地图,还记住网民的嘱咐:森林区,穿长裤长袖较合适,戴防晒帽子与矿泉水;另外还买了瓶驱虫剂。只是家里并没有手杖,也不愿意去 买,因而干脆拆开了我们的扫把;太太还抱怨这样子在路上走颇为滑稽,我却置之不理。结果,在深草中探路,或上山下山,扫把柄还是相当管用。

墓园大门很容易找,周日天气格外晴朗,风和日丽,咖啡山毫无阴森气氛,反而是遍地茂密的森林,绿汪汪的许多老树木;阳光从树叶间透出,洒落弯曲的步道, 十分舒畅,不亚于临近的自然保护区。山中大小道路都保养得很好,散步起来很轻松。走了一会,马路上的车声渐渐消失,只听到各种鸟鸣;蝴蝶亦时隐时现,是一 片丰盛大自然。

跟麦里芝蓄水池与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一样,咖啡山区域丘陵多,山间又有低谷,地貌多变,山坡与谷中细流,森林与草坪,一弯一景。山水如此婉妙,一代代华人选择在此下葬,也是不难理解的。

我们这一次到咖啡山,当然想了解其文化意义。武吉布朗最早的坟墓,据说来自19世纪初期;其历史也就涵盖了新加坡的全部历史。今天的咖啡山,靠南边的多为平民的葬地;北边山坡上则是本地豪门家族的坟墓,有许多富于特色的墓葬工艺。

拐进一条小步道,再往上爬,穿越两尺深的草丛,找到了几座工艺特别优秀的坟墓;文字中英双文,两侧是画有南洋风景的瓷砖以及二十四孝浮雕的岩石,左右则矗立着两个水泥锡克武士,充当护卫。坟墓许久没人管理,遍地是枯叶,瓷砖有些已剥落在地,捡起时吓跑了一只蜈蚣。

不远处有另外一座墓引起我们的注意,这里的护卫并非印度士兵,而是五只怪兽——是饕餮,抑或是猫?怪兽同样是水泥制作,贴着许多彩色琉璃瓦片,瓦片多处已 丢失,怪兽形状看不大分明。这原是一位女士的坟墓,41岁逝世,后代为何为她修建如此特别的一座坟墓,今天似乎已无从考究,只能当作咖啡山历史的谜团之 一。

在山间走路,迎面来了一群参观者,而其中便有我历史系的同事。我们便跟着团走,拜访了几位本地名人与商家的坟墓;最大的是富商王三龙之墓,设计浩大,装饰繁复,位于咖啡山最高处,风水最佳的地方。据介绍说,王家的后代都还定期来这里拜祖宗。

给人印象很深的是,有些坟墓看来很新。武吉布朗墓园关闭已数十年,但许多人还是关心自家人在这里的祖坟,定期修葺。咖啡山是新加坡华人历史的一个板块,但也是属于生者的。

快到了中午,走完了一大圈,天也渐渐变热,我们便走回到马路,搭车回家。一路上还在思索这次咖啡山一行的所见所闻。位于岛国中心一带,咖啡山联接着新加坡的过去与现在。咖啡山,既是自然遗产,又是文化遗产。

为什么在这里要修马路?多修马路并不会解决交通问题,而只会吸引更多车辆——类似的经验,许多其他城市早已有过。忽然想起,政府几十年前,有远见而投巨 资填海,修建滨海新区;今人却要用这个最昂贵的地盘,来修建一个人造公园。而武吉布朗原有的自然林区,却要填平来盖别墅?新加坡很爱讲持续性发展:咖啡 山,是自然与人文两方面持续性发展的最佳案例。为何不从此开始?

编按:目前被人们误称为“咖啡山”的武吉布朗(Bukit Brown)坟场其实原非咖啡山;陆路交通管理局后年要进行的新道路建设工程,受影响的为武吉布朗坟场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