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加坡自然学会:武吉布朗坟场 也是绿色宝地

早报 2011-12-07

杨萌 报道

武吉布朗坟场不只有丰富的文化遗产,也是块自然生态的绿色宝地。作为一片正成长的树林,它帮助吸收二氧化碳、调节气温,也能当作吸收雨水的“海绵”,减缓大雨对沟渠造成的负担,起到防止淹水的功能。

在生物多样化方面,200公顷的武吉布朗也有86种鸟类记录在案,至少有12种国家级的濒临绝种鸟类。

新加坡自然学会环保委员会副主席何和宙博士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到武吉布朗观察那里的植被和鸟类,他说,武吉布朗坟场除杂草灌木,也是个正在成长的树 林区,那里可见到一些森林树种,如巨型血桐(Giant Macaranga)、火焰木(African Tulips)和得龙丹(Terengtang),它们可能是种子从隔邻中央集水区“移民”而来。

何和宙说,武吉布朗五年到十年可能就能长成森林,真正变成吸收二氧化碳的碳汇(carbon sink)。

“我们应不断见缝插针地种树,而不是砍伐,这不是为拯救自己,而是让情况别再恶化。我们虽是小红点,但却能在保护自然的抗争中成为闪亮的一点。”

此外,树林也是天然的“冷气机”,把气温降低,舒缓钢筋水泥造成的热岛效应。

更重要的是,树林的树荫能像雨伞般让雨水缓缓流下,层层树叶捕捉水珠,在太阳照射下蒸发成水汽;树根则能“抓住”泥土防止泥土流失。

就何和宙自己的观察,一些地方如靠近旧警察学院的树林已经长得相当浓密,抬头一看,树荫大约已遮盖一半天空,这意味着那已经接近正式意义上的森林。

他说,新加坡的原始森林已经不多,只有200公顷,主要在中央集水区和武吉知马一带。其它很多地方如林厝港也有树林,但次生林(secondary forest)如武吉布朗在植被之外还孕育丰富的动物生态。

比如,武吉布朗有12种鸟类收录在2008年出版、专门收集本地濒临绝种生物的《新加坡红色资料书》。

这些鸟儿有白腹黑啄木鸟(White- bellied Woodpecker)、白腰鹊鸲(White-rumped Shama)、点斑林鸮(Spotted Wood Owl)、紫金鹃(Violet Cuckoo)、蓝冠悬挂鹦鹉(Blue-crowned Hanging Parrot)、厚嘴绿鸠(Thick-billed Green Pigeon)和凤头鹰雕(Changeable Hawk Eagle)等。

何和宙说,木已成林的武吉布朗渐渐成为中央集水区森林的“后院”,一些很“挑剔”的鸟儿开始在那里出现,如筑巢的凤头鹰雕及白腹黑啄木鸟,证实那里已经是森林鸟类的宜居地。

此外,那些较不挑剔的鸟儿如冠斑犀鸟(Oriental Pied Hornbill)和镶红绿啄木鸟(Banded Woodpecker)等则利用这个驿站,沿着东西两边一块块疏密不等的森林飞到南部山瘠,扩大自己的基因库。

何和宙说,这些鸟儿不太可能从印度尼西亚北上而来,因为南部的海域太宽。

他受访时强调,自然学会的立场是希望整个武吉布朗成为保护区,不只是保留坟场,而是将它改成一个公园,吸引国人和游客前来,最终让它成为世界遗产。

陆路交通管理局计划在明年初开始修建一条2公里新路,新路横穿武吉布朗坟场东北部,估计约5000个坟墓将在明年第四季被挖掘,这个消息引起一些公众对这个历史悠久坟场去留的关注。

陆交局回复本报时说,他们同国家公园局密切合作,研究如何把修路对自然环境造成的破坏减到最低,当局也计划做一个生物多样性的研究。

据了解,新路的路线尚未敲定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